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欢迎您!

我要注册 |登录

欢迎参观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浦东陆家嘴东路15号艺术论坛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七十周年专栏 › 查看主题

5473

查看

0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go

吴昌硕与潘天寿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10:32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1923年,原想到上海美专进修绘画的潘天寿在做了两个月的代课教师之后,校长刘海粟正式聘请他为美专教授,教中国画习作课与中国绘画史课。当时的上海美专国画系的负责人是诸闻韵,诸闻韵与弟弟诸勒乐三同为美专教授,都是吴昌硕的学生,而且还是吴昌硕的表侄孙。有这样一层关系,潘天寿终于有机会拜见吴昌硕了。
      其实早在两年前,潘天寿就曾在吴昌硕的故乡孝丰县(即安吉)找到一个高等小学教师的职位,在这里他听到太多有关吴昌硕的故事,激发了他对吴昌硕“真面目”的向往。
      一天,潘天寿问诸闻韵说:“能否代我到吴昌硕先生处走走?”诸闻韵见潘天寿一副认真的样子,就答应了。几天之后的一个上午,诸闻韵带潘天寿来到北山西路的一所弄堂房子,这就是吴昌硕的寓所。
      初见缶翁
      潘天寿初见吴昌硕,心里有些激动。这位闻名海上的画坛领袖,一直都是潘天寿崇拜的偶像,而今天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内心不免产生丝丝的紧张感。在两位后辈进门时,正值吴昌硕做画的间隙,坐在大画桌前的一张椅子上,细细审视着刚刚完成的新作。见二人走进,吴昌硕便高兴地和他们打着招呼,听完诸闻韵介绍完潘天寿,得知潘天寿原为李叔同的学生,现在美专国画系任教。
      一阵寒暄之后,吴昌硕指着桌上摊开的宣纸让潘天寿也试两笔,稍显踌躇的潘天寿没有推脱,因为这次来拜访老先生并没有带自己的作品,而今天是来求教的,如果不能画的话,老先生是没办法指点的。于是他拿起桌上湿漉漉的毛笔,认真画起来,不一会,一颗枝干虬然,苍茫浑厚的松树展现在面前,吴昌硕在旁边连说画的好,并叫他以后常来坐坐。
      几天之后是吴昌硕八十寿辰,为避免给老先生“添乱”潘天寿决定在寿辰前一天去拜贺。潘天寿这次带来了一卷书画,几方印章和几页诗稿,他是准备来和吴昌硕长谈的。
      吴昌硕看了潘天寿的字后,开始回忆自己学习书法的经历,他说自己曾在钟繇二十多年,直到八十多岁,依然能在扇面上写工整小楷。在倾听完吴昌硕纵谈古今艺事之后,潘天寿又提出学习治印的一些问题。吴昌硕对这些问题也回答的十分具体,从他早年学习陈鸿寿,邓石如的治印风格,到后来能够推陈出新,侃侃而谈。看了潘天寿拿来的几方印章之后,吴昌硕拿出自己所刻的印章让潘天寿看, 并告诉他治印一定要出奇制胜,又要善收终局,这样才能在方寸之间显示出驰骋千里之感。
      吴昌硕从楷书谈到行草书,从书法谈到篆刻,并继继续续地讲自己的作画体会和艺术主张,这次谈话使潘天寿感到非常震惊,不仅受益良多,更重要的是经过吴昌硕的点拨,他明白了艺术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吴昌硕和潘天寿这两个相差五十多岁的人,谈起金石书画,竟然如此投缘,大有相见恨晚之慨。不觉已至掌灯时分,潘天寿再三致谢,像吴昌硕作别,吴昌硕也邀请他第二天,在他八十寿辰时再来一聚。
第二天,潘天寿在吴昌硕家里见到了许多久闻大名的画家,如黄宾虹、王一亭、王个簃等,吴昌硕当着众名家的面,送给他一副集古诗句的篆书对联,上联是“天惊地怪见落笔”下联是“巷语街谈总入诗”。吴昌硕亲自写这样一副对联来评价潘天寿,使得众人对这位年轻的美术教授都另眼相看了,而且吴昌硕还亲切的呼吁潘天寿为“啊寿”,潘天寿就将自己的姓名“潘天授”改成“潘天寿”,来纪念吴昌硕先生的相识与他的 褒奖勉励。
      化我者生
      在此之后的日子里,潘天寿认真思考了中国绘画史上的许多问题,并把吴昌硕的画与其前后诸家作品作了对照研究,认为吴昌硕的艺术是符合时代潮流的。清末民初的“超逸淡远、简约雅洁”的绘画风格与动荡中求新生的中国社会气氛相差太远,人们需要吴昌硕这种振奋人心,激励意志的艺术。同时,也越来越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了。
      一段时间之后,潘天寿自认为自己在艺术上有了很大变化,于是便拿了一张山水画来拜访吴昌硕。吴昌硕照例很高兴地接待了他,并在第二天,托诸闻韵带给他一首诗,诗里的内容显然与第一次的对联不同,警戒的意思很明显,也对他画中不足提出了忠告,要求他循环渐进,不要冒进求速。大约在此之后,潘天寿开始潜心修行,从古今大师的作品中不断发现可以取法的东西,并努力往深里扎入,再也不是肤浅地摹仿吴昌硕、石涛、八大山人等表层风格了。
      如果说在认识吴昌硕以前,潘天寿的画属于“狂涂乱抹”(潘天寿自语),但必进他是已经有过师范生画素描的经历和近十年《芥子园》画法的摸索,也创作过多副的画作了。而吴昌硕一见其画,注意的显然不是他的笔墨,也不是他是否学过素描,而是对其大胆落笔的狂怪、造型的特别印象深刻。
      对此,中国美术学院中国鉴定中心主任吴敢认为:“吴昌硕早年看到潘天寿的画,对其赞赏有加,一是认为潘天寿非常有才气,二是认为他的画风是不走寻常路的。潘天寿学习吴昌硕却能别出蹊径,能跳出吴昌硕的藩蓠,是非常不容易的,像诸乐三、王个簃等学吴昌硕的人则是典型的吴的面貌,刘海粟就曾经评价他们说‘昌气未除’。潘天寿则是一位非常有想法与见地的画家,吴昌硕在绘画中以篆书的体势作画,《松石图》中松树在构图上是由上而下,贯穿而下的,圆转的东西多,气也是非常团的,而潘老画的《黄山虬松图》里面有很多方的东西。缶老的画是一气呵成的,天然的,潘老的画面空间重安排,如构图上、提款上都非常讲究。”
      画中的才气是藏不住的,尽管吴昌硕含蓄蕴籍的笔墨功力相去甚远,但老人过人的眼力告诉自己,画坛后继有人。几年后,吴昌硕因中风过世。潘天寿在后来的几十年,每每谈到诗画,都会想起吴昌硕,想起年轻时与吴昌硕过往的情景,牢记吴昌硕对他说的那句话:“化我者生,破我者进,似我者死。”
      价格初辨
      潘天寿作品价格近些年可谓直线飙升,特别是2005年之后的几年,几乎每年都要创下一个高新。
      早在2005年,北京嘉德拍卖公司曾拍出过潘天寿的一张立轴《鹰石山花之图》,在当时就拍出1200万的高价。
      也是在这一年,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在杭州的首次拍卖上,几件潘天寿书画作品引起了激烈争拍,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巨幅中堂《春塘水暖》《水牛》。此副为潘天寿1961年所做精品,1997年嘉德拍卖公司在京曾以660万元拍卖成交,时隔八年则以1650万元落槌,但投拍者低价位1800万元,故末能正式成交,但按1650万元的价格计算,《春塘水暖》其实已经创下了潘天寿作品的最高价,每平方尺高达72万元,大大高于前几年潘作出国展览的保险价每平尺5万美元。
      后来的几年,潘天寿陆续有作品拍的高价,像2009年,西泠印社拍卖出一件1961年作的立轴《春塘水暖图》,拍得2100万元;2010年,北京嘉德拍出潘天寿1962年的指画《鹰石图》,拍出了2800万元的价格;2011年北京保利以件潘天寿1959年作的《江天新雾图》,拍出了4700万元的高价。
       以上几件高价作品可以说都是潘天寿风格成熟时期的作品,但在2012年上海崇源拍卖上潘天寿早期的作品《墨牛图》(1928年)竟也拍出了2400万的价格。
       整体来看,潘天寿近几年的市场行情已是居高不下,而吴昌硕与之相比则没有那么幸运,不仅很难拍出高价,而且整体表现平平,难道吴昌硕的作品真的逊色于他的学生辈吗?
       其实不然,吴昌硕在拍卖的价格上之所以会逊色于学生辈,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作为收藏家应该充分认识到吴昌硕真正的艺术价值。这种价值体现在:首先,吴昌硕是一位传统的文人画家,诗书画印兼擅,每一方面与同时代的画家相较而言,都是有过之而吴不及的;其次,从书画史的角度来讲,吴昌硕的艺术成就可以代表一个时代,可以说他是清代金石学影响下成就最高的书画家之一;另外,生长于战乱频繁、国破家亡的晚清民国,吴昌硕的艺术不仅启发了许多艺术家,甚至对整个名族复兴都产生了影响。

TOP

吴昌硕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GMT+8, 2019-4-20 18:47.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