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欢迎您!

我要注册 |登录

欢迎参观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浦东陆家嘴东路15号艺术论坛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七十周年专栏 › 查看主题

5634

查看

0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go

吴昌硕和石鼓文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10:30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吴昌硕的书法与绘画一样,风格独立,各尽奇妙,同时又相互相关联密不可分。其妙处在神而能化,巧妙掌握艺术通感。他的艺术来源于他对诗、书、画、印的深邃修养和独创精神。他的书法四体皆工,但成就最高、功力最深的是篆书。
      初慕石鼓
      吴昌硕早年的篆书,取法邓石如及各类金石文字。
      如光绪七年(1881)作者38岁时的篆书对联,集古镜铭文字,可窥见其在篆书研习上的取法。至光绪甲申年(1884),作者时年41岁,随着他在篆书领域的不断开拓和深化,其书在结字、笔法、用墨等方面都有较大进展。例如书于铁函山馆取法周虢叔钟铭的七言篆书联,结体奇逸,气韵高远,凝而不滞,朴中藴秀,十分耐看。而同年九月为仲然先生所书的八言篆书联,已具石鼓文风貌。此外,常熟市博物馆也有这一年重九后二日吴昌硕所书的八言篆书联,并注明集石鼓文字。
      据此,似乎可将1884年定为吴昌硕浸馈石鼓文之始年。其时吴昌硕先生居苏州,获好友潘钟瑞(瘦羊)所赠的汪鸣鑾手拓石鼓文精本,喜不自胜,作诗:“从兹刻画年复年,心慕手追力愈努,葑溪新居南圆邻,种竹遗花满庭户,清光日日照临池,汲干古井磨黄式。”
书艺转折
      光绪乙酉(1885),是吴昌硕先生艺术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书法篆刻均有突变。其中吴昌硕《篆书小戎诗册》就是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此书是取杨沂孙古朴严整之风,结体趋方,工整精到,密中见疏,拙中藏巧,用笔沉着含蓄,遒劲朴实,颇显功力。此书虽貌似杨沂孙,实质以孕育他独立面貌。其特点一是笔气浑穆,藏千钧之力于点画中,二是奇拙中涵藴籍,古朴处寓潇洒,结体笔杨氏更具动势。
与此同时吴昌硕的篆刻作品也出现了突变,精品甚多。他能巧妙地掌握通感,篆书册字里行间金石书卷盎然,与其绘画、篆刻交织着共性。西泠印社所藏的吴昌硕书于1890年的篆书对联,宏逸浑脱轻灵之处,特有意趣,其款曰:“集石鼓十二字,就砚池剩墨作此,用笔虚处见灵,实处见古,惜不能起仪老见之。”(“仪老”即指吴让之)可见吴昌硕书此联颇有心得,欲起吴让之观之。属于1897年上海博物馆所藏的《篆书小戎诗四屏》,与前《篆书小戎诗册》为同一内容,经过十二年的刻苦学习,广泛涉猎,其篆书已有较明显的自家面目。此书结体明显拉长,“騏”、“亂”、“孔”、“韔”等字,已具左低右高的特点,用笔健拔生动,变化多姿,墨色浑厚华滋,能寓劲挺于流动之中,一气呵成。此篆书屏落款也用篆书,款字朝向偃仰,曰:“篆成自视圆匀似猎碣,而偏斜取势又似《怡亭铭》。”《怡亭铭》为唐永泰元年(765)刻,在湖北武昌县,前六行为篆书序文,李阳冰书。可见吴昌硕篆书的取资范围不仅仅囿于秦汉,与丁敬的“看到六朝、唐、宋妙,何曾墨守汉家文”的旨意颇为契合也。
      确定面目
      吴昌硕的篆书至60岁左右,已基本确定面目,1903年为刘葱石所书的石鼓文十屏,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细观此书,字形偏长,参差有致,颇得古雅率真之趣,但与晚年的篆书相比,还稍欠浑厚雄强之势。
      吴昌硕的晚年篆书沉厚浑朴、笔力雄健,为他最为辉煌的巅峰时期。其结体以石鼓文为主,兼取各类金文,章法参差错落、灵活自如;用笔方圆兼施,厚重流畅,常显出大幅度的偏侧之势。吴昌硕晚年的篆书变横为纵,不拘成法,已达化境,但仍时时不忘取诸前辈书家之长。杨沂孙的灵动、莫友芝的古朴,乃至何绍基的机到神来、游刃有余,给了他更广泛的想象变化余地。沙孟海先生评吴昌硕晚年篆书曰:“六十左右确定自我面目,七八十岁更恣肆烂漫,独步一时,世人以为先生写《石鼓》不似《石鼓》,由形貌看来,是临风不临形的。自从《石鼓》发现一千年来,试问有谁写得过先生”此评是为最确切的了。
      用笔如铁
      吴昌硕一生临石鼓文无数,据吴长邺先生考证,有四本最为著名:
      吴昌硕59岁(1960年)临本(日本平尾孤往发表在《书品》第101期)。
      吴昌硕65岁(1910年)临本(上海求古斋石印本)。
      吴昌硕72岁(1935年)临本(《苦铁碎金》,西泠印社出版)。
      吴昌硕75岁(1918年)临本(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影印本)。
      在这四种临本中,西泠印社出版的、吴昌硕72岁为王一亭所临的石鼓文全本最精。此书体态纵横,富有节奏感,笔力雄健,纵方自如,通篇四百余字,承上启下,左右映带,一气呵成。其款曰:“一亭先生属临阮刻天一阁北宋石鼓全文,乙卯秋仲,吴昌硕时年七十有二。”阮刻天一阁本是阮氏据张燕昌摹本所刻,赵孟頫旧藏的462字的原拓本,在清咸丰十年(1860)已毁于火灾。
      由此可知吴昌硕所取的石鼓文临本,有时并非原拓精本。但何以所书均有郁勃纵横、遒劲凝练之金石气呢?
      此中之由,其一是昌硕先生于艺矢精专一,笃学不倦,刻励精进,功力浑厚,一生遍访遍临各藏家的《石鼓文》精拓本。纵览揣摩,取其精华。其二是食古能化,能遗貌取神,不拘泥与形似,既能融会前人法度,又善于变化,绝不为清规戒律所困。其三是篆文除取《石鼓文》之外,又兼取《散氏盤》、《毛公鼎》等各类钟鼎文字及琅琊台刻石、泰山刻石、秦汉量铭等,贵能悟其理、达其意、通其法、陶冶变化,自辟新境。其四是个性学养中的豪迈、雄浑、古拙、正直等内在精神力量所铸成的郁勃之气。他在83岁时曾书“如铁”两个大篆字,其款曰:“用笔如铁,泼墨如潮。铮铮之铁,茂茂之毫。”此语虽为古砚名,却可视为吴昌硕用笔、用墨和万年精神七格的写照。

TOP

吴昌硕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GMT+8, 2019-4-20 18:55.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