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欢迎您!

我要注册 |登录

欢迎参观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浦东陆家嘴东路15号艺术论坛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七十周年专栏 › 查看主题

7402

查看

0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go

“缶庐画派”的传人——忆吾师曹简楼

楼主
发表于 2014-3-2 16:51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缶庐画派”的传人——忆吾师曹简楼
[作者:吴有斐]  [来源:新民晚报]  [2010/9/9]


      曹简楼先生与我父亲吴长邺是同门师兄弟,同研习吴昌硕书画艺术,同是我的曾祖父艺术大师吴昌硕的再传弟子。

      早先,我因“上山下乡”,之后又踏上繁忙的教育工作岗位,与曹先生接触不多,不过常听长辈们赞他“简楼人好,老实厚道”“真用功,画得真好”。直至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春风拂遍全国,老先生们久久搁置的画笔又焕发了青春活力。当时常有“书画艺术研讨会”与种种“笔会”的邀请,我得有机会陪伴年迈的父亲前去参加,这才对先生有了近距离的了解。先生清癯平和,不善言辞,看先生画画真是一种享受,笔墨酣畅,色泽明快,构图布局清新独到。四时花卉、各色蔬果,信手拈来,别具天趣,尤其在众人合作四尺或六尺整张的巨幅作品时,更见他的艺品与人品。往往是大纸铺开,大家会很默契地让简楼先生开笔,只见他手握大椽,气势磅礴地奋力纵横挥洒几笔,一块墨气淋漓的巨石便端立于纸的下方。接着便将最佳空间全部留给各位同道,待大家紫藤、红梅、水仙、牡丹……画了一大丛,纷纷去休息后,又见先生伫立案边默默端详片刻,提起笔来,收拾全局。不是在此斜倚数杆扁柏松枝,便是在那补上几撇墨竹;根下添点苔、枝杆加点翠。寥寥几笔似画龙点睛,整幅巨制顿时生机灵动起来,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此时先生待人处事中的宅心仁厚,书画艺术上的气魄,智慧与造诣,也在我的心目中立体地呈现出来了。

      而后,父亲见我与我的两个兄弟吴超、吴越,以及妹夫郑汉健都自小爱好书画,有些书画基础,便恳请简楼伯伯多予指点。于是我们便成了先生家的常客。虽没行拜师大礼,但先生已将我们视作最重要的学生。那时先生已年逾八旬,然精神矍铄,无论我们哪个带了稚嫩的作品前去,他总不厌其烦地一一指点:“笔头的颜色可以调得‘生’些……”“画画的同时要多练练[color=rgb(51,102,153)]书法……”甚至连题款的长短,印章的位置他都细细告诫修正。我们由衷地感谢先生,先生却每次都是那么真挚地说:“我这点东西(指画艺),都是从太先生(吴昌硕)处得来的,还点给吴家是应该的……”我因教务忙,不能常去求教,先生便鼓励道:“你读书多,有悟性,可以好好画……”每当我画出一张还过得去的作品,先生便会给我题款时写上:“此帧线条不错,乐为题之”“此幅颇具古意,可喜”,先生的殷切之望,尽在毫端。看着先生耄耋之年每天笔耕不辍,并以“用恒室”与“读有用书”为斋名自勉,我真羞愧不已。好在我的兄弟、妹夫如今书画技艺都在不断长进,先生也会欣慰九泉的。

      记得邵洛羊先生在《简楼画集》的序言中写道:“简楼是‘缶庐画派’内谨慎严正而又锲而不舍的传人。”在我父辈们眼中,他是最具才艺的一位仁厚的师兄。而在我们姐弟几个心目中先生是具有最佳道德风范的一位恩师,而今先生仙逝五载,往事历历,含泪记下点滴,以表对先生的感念与缅怀。

TOP

吴昌硕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GMT+8, 2020-11-24 17:28.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