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欢迎您!

我要注册 |登录

欢迎参观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浦东陆家嘴东路15号艺术论坛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七十周年专栏 › 查看主题

3888

查看

0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go

回忆吴昌硕

楼主
发表于 2014-3-2 09:51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回忆吴昌硕


刘海粟


    1919年残冬,我从一位河南来客手中买下两张旧画,一幅是陈中立作的绢本青山绿水,较为平庸,被我束之高阁;另一幅长199厘米,宽188厘米,双丝绢本,虽然颜色旧黑,但是光彩未减,画面危峰巍立,幽谷深邃,岚气浮动,水木精华,堪称笔力雄放,墨韵浑朴。便挂在书房朝夕观摩,越看越美。

    有一天,我无意间在画中石头附近发现了“关仝”两个字,大为震惊。关仝是世界美术史上屈指可数的大画家,难道我能如此轻易地获得他的作品!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久,友人唐吉生来看此画,认为是了不起的佳作,但是否是出于关仝手笔,还不敢下断语,提出请高邑之、何诗荪等名家过目以后,再烦请吴昌硕老先生看看,我欣然同意了。

    三天后,吉生喜孜孜地跑来对我说:“昌硕老先生反复看过,认为是无价之宝,还问我:“刘海粟很年轻,哪里弄到这么好的画呢?”我听了很兴奋,便同吉生先生以其去拜访昌老。老人表情温和而略带幽默感,用不着什么介绍,一下子就把拘束打消了,昌老十分亲切地对我说:“你是美术学校校长,画模特儿的,对古画这样钟爱,太难得了。关仝生于五代,其手迹是凤毛麟角,我快八十岁了,也还是头一回见呢。应该妥善珍藏!”

    我指着关仝的题目又补上一句,问老先生,为什么这款名落在很不明显的地方呀?老人厚地回答我说:“唐代和五代画家,以不提名而被人认出作者为荣,所以提字在不惹人注目的地方。画是真的!宋人山水中,有关仝的弟子,错不了。”

我见他兴致很浓,便向他提出了在画上提一首诗。他严肃地摇摇头说:“我哪够格呢?这张名贵的古画快都一千年了,要是佛头着粪,把画题脏了,就愧对古人了!”

    不久,吉生来我家传达了昌老的心话:“不是我珍惜几个字、一首诗,古画是历经磨难的劫后幸存之物,一题就弄坏了,告诉刘海粟,千万别叫人题字。”

这件事对我很有启迪。许多古画便是让皇帝大臣之流题的体无完肤,打满了欣赏的图章,破坏了构图。昌老的态度是对的,所以我至今不轻易给古画题跋。此画后来只是由叶恭绰先生写了“举世仅存之关仝真迹”几字裱在旁边。

    二十年代初,昌老曾对我说:“你的洋画有吴仲圭和沈石田风味,我劝你洋画莫丢手,还要学好中国画!”我听了十分感动,他为了鼓励我学好国画,还讲起自己学画的经历,来给我增加勇气。

    昌老学画的经历给了我很深的启示,此后,我除继续作油画外,还认真练习中国画。到1924年,创作了一幅《言子幕》国画,特送去向昌老请教。昌老眯起眼睛,将画从上到下看了几个来回,嘴里不知低吟什么古诗。这时我很紧张,深悔不该将这样不成熟的习作来麻烦他老人家。不料,昌老开砚台盖认真对我说:“很好,一点也不落俗套!”接着就题了两行字:“吴中文学传千古,海色天光拜墓门。云水高寒,天风瑟瑟,海粟画此,有神助耶?”“神助”,无非是说笔墨较圆熟。我看了很感不安的说:“我不会画,竹子的层次就没处理好。”老人眯起双眼笑了:“海粟,这张画好就好在你不会画!许多人画不好,就是因为太会画,总是套用陈法,熟到甜媚俗气的程度!”

    前辈的嘉勉,没有使我陶醉,今天我在国画上有点成绩,是与昌老的教诲分不开的。

(原文刊登于《文化与生活》1983年第1期)






回忆吴昌硕 图一.jpg

图片一介绍:刘海粟(1896-1994),名槃,字季芳,号海翁。江苏常州人。现代杰出画家、美术教育家,1912年与乌始光、张聿光等创办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改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任校长。1949年后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


回忆吴昌硕 图二.jpg

图片二介绍:刘海粟1924年作《言子墓》国画,左上有吴昌硕题款:吴中文学传千古,海色天光拜墓门。云水高寒,天风瑟瑟,海粟画此,有神助耶?

TOP

吴昌硕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GMT+8, 2020-9-19 01:28.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