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欢迎您!

我要注册 |登录

欢迎参观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浦东陆家嘴东路15号艺术论坛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七十周年专栏 › 查看主题

3976

查看

0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go

“自我作古空群雄”——赞吴昌硕定居沪上后的艺绩

楼主
发表于 2014-2-23 11:16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1f278e460192ad8892c23bdc388b5a86.jpg






    今年是艺术大师吴昌硕诞辰一百七十周年,去年又是吴昌硕荣任西泠印社首任社长一百周年。吴昌硕作为我国近代集诗、书、画、印熔于一体的一代艺术宗师,其教育亦硕果累累,桃李天下。吴昌硕早年饱尝战乱、辛劳清苦;中年奋发勤学,走遍中华名山大川,寻师访友,探索学习;晚年定居沪上后,以“自我作古空群雄”之势态,海纳百川,群领海派书画众团队,培育精英,弘扬慈善,指导社会文化事业,促进国际文化交流,为当时的上海城市文明和建树独特艺术精神作出卓越之贡献。中共中央组织部编“全国干部学习读本——中国艺术”中明确指出“清末最有影响的中国画家,应该首推吴昌硕(1844-1927),他能将中国文人画中诗书画印的传统结合得天衣无缝,且又都达到极高造诣,能达到‘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照顾气魄’的效果,细观他的作品,既有诗味,又含金石气,更具书卷气与书法之美;不但在总体上重气势,而且在每一局部处理上都重笔墨法度与技巧,耐人寻味,引人注目。他的传世作品极多,许多大幅小幅的作品均十分精美,可说是清末国画领域的代表,……将他当成清代绘画发展的终极是并不过分的”。

    吴昌硕晚年自1912年正式定居上海,在著名人士王一亭的热情帮助下,入住闸北区山西北路吉庆里。海派书画艺术正是随着他的到来而进入了一个大师辈出、精英云集的鼎盛期。一幢普通的石库门式小楼,从此像亚洲的艺术中心一样吸引着中国、日本和韩国等海内外的艺术大家前来拜访和交流,吴昌硕精心策划及指导了一项项影响中国的艺术活动,培养及指导出如齐白石、张大千、陈衡恪、梅兰芳、傅抱石、潘天寿、刘海粟、沙孟海、王个簃等中国民族近代的艺术大师。他作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领导了西泠印社的创建及发展,使杭州西子湖旁的艺术团体成为“中国第一名社”。2003年10月23日,西泠印社创建一百周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陪同江泽民总书记专程前往祝贺,并对西泠印社创始人和首任社长吴昌硕的艺术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吴昌硕晚年虽简居闸北区的普通小楼,而老人在此为海上的艺术发展运筹帷幄,其辉煌业绩无不与这所小楼密切相关。

    一、结社建团,推动海派艺术迅速发展,创立“天下第一名社”——西泠印社

    西泠印社的成功举办,是吴昌硕与其他创始人丁辅之、王福庵、叶铭、吴石潜等共同辛勤筹划的结果。印社创始于甲辰(1904年)而成于癸丑(1913年),吴昌硕德高望重,被公推为首任社长。其年已七十高龄,老人在《西泠印社记》中曾语曰:“……社既成,推予为之长,予备员,曷敢长诸君子”。他谦称自己是“备员”,此中吴昌硕的“谦逊”与“尊贤”,赢得世人称颂。为印社的起步与发展,吴昌硕创作了无数的书画精品,捐赠印社。又在沪上率众人发起抢救国宝“汉三老碑”的活动,身体力行创作集款八千银元,将国宝赎回,捐入印社。吴昌硕在“三老石室记”中作诗云:“时作古篆寄遐想,雄浑秀整羞弥缝。山骨凿开浑沌窍,有如电斧挥丰隆”。同时又在其沪上居住地的附近宁波路浙江路口渭水坊内建立西泠印社(上海),以吴昌硕的巨大艺术影响力,汇聚同仁,研习书画,推进篆刻的普及和提高,又积极拓展产业的发展,其研发的各类西泠印泥成为书画家久用不衰的必备,美名延续至今。其爱国、爱社之功业永得后辈称敬。

    二、团结名流、名人推进海上书画发展

    吴昌硕定于沪上后,前来求艺及拜访者十分踊跃,其中就有著名爱国实业家、画坛名家王一亭。据王个簃在“回忆王一亭”一文中写道:“王一亭首先是一位画坛名家,他是不应该被忘却的。他的画真率疏简,豪宕而空灵,既师法任伯年,又得吴昌硕的笔墨。他早年很清贫,在一家裱画店裱画,平时摩习不倦,有一个偶然机会,见到任伯年,遂拜师于门下。……后来又与吴昌硕相识,过从甚密,关系也在师友之间。在他搬到南市乔家栅之前,他早就是昌老家的常客。又是天天清早去看昌老画画。”蒲华晚年也是经常到访吴家的名客。蒲华是海上画派的大家,善画花卉,尤工善刻。性简傲,喜远游。一生喜画墨竹,又绘山水。吴昌硕对蒲华宏识广博,于诗书画无一不精而为之倾倒,每问必答,敬佩之甚,以师友相敬。蒲华逝世后,吴昌硕特为其书墓志铭以表纪念和哀悼。经常到访的其他名人有同盟会创始人于右任,其擅长书法,善草书,以碑入草,尤于唐代怀素的小草千字文用功甚勤,造诣甚深。于右任小吴昌硕三十四岁,十分敬佩吴昌硕,经常去拜访吴府请教。吴昌硕八十寿庆,其命人专拓巨幅观世音像敬赠祝贺。1927年,吴昌硕逝世,其又书挽联:“诗书画外复作印,绝艺飞行全世界;元明清以来及于民国,风流占断百名家。”对吴昌硕的艺术一生作了极高的评价。

    在吴昌硕的好友中,说李平书是其中的佼佼,绝非虚妄之言。李平书早年从政,晚年取名“且顽老人”而弃政,并与海上艺术家结缘,潜心钻研金石书画,热情推动沪上文化发展。辛亥革命后,李平书出任沪军都督府民政总长,在此期间,他大力开展市政建设和公共事业,之后又积极组织艺术家结社、结会,促进地方文化的兴起,为近代上海的开埠兴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李平书擅长书法,生平嗜古,收藏有大量的唐、宋、元、明、清历代名家书画印章和碑铭等作品;其又是知名的社会活动家,经常邀请海上名家聚会,观赏其丰富的家藏。他交友甚广,对其书艺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应该首推艺术大师吴昌硕和王一亭。李平书先后参加吴昌硕创办的“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文明书画雅集”、“上海书画研究会”和“青漪馆书画会”等美术社团活动。1910年上海书画研究会成立,会员公推李平书任该会总理(会长)。画会选址于上海小花园商余雅集茶楼,画会主要以研究、鉴赏古书画以及“保存国粹”为宗旨,也进行书画艺术创作活动。海上画坛名家王一亭、陆恢、程璋、冯超然、倪墨耕、蒲华、黄宾虹等均为主要会员。

    在这一时期,艺术大师吴昌硕在书法、绘画、印章、诗词诸方面成绩卓然,名声海内外而引领海上艺坛。李平书十分仰慕昌硕先生的人品和艺术成就,并经常去吴家拜访。据本人的父亲、吴昌硕之幼孙吴长邺回忆,他在童年时常见到李平书与王一亭等名家来访,观赏他们的即兴创作,并坐在祖父的膝上倾听李平书与昌硕老人谈诗论经。他们之间交往的事迹也较多,可惜在“文革”中这些珍贵的史料被付之一炬。李平书还积极参与吴昌硕任会长的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的活动。1918年初春,吴昌硕特为李平书创作巨幅《古雪梅花图》敬以相赠。此图气势恢宏,梅花冒雪怒放,墨色梅枝郁勃苍劲,中央辅以巨石陪衬,展现出寒梅冲风斗雪的刚烈性格。画中也借梅花称颂了李平书坚毅不屈的精神,吴昌硕还赋诗题之:“茅亭势揖人,顽石默不语。风吹梅树花,箸衣幻作雨。池上鹤梳翎,寒烟白缕缕。湖烟漠漠,菭影娟娟。寒雪塞门翠羽时至写此赠平书先生,亦记我游迹也。戊午二月吴昌硕年七十有五”。此图作为国宝,现珍藏于杭州西泠印社,今年本人有幸敬读曾祖父留下的这一墨宝,真正看到二位大家的深情之交。

    曾去过吴昌硕故居拜访过的名人还有沈曾植、朱孝臧、康有为、郑孝胥、李瑞清、章炳麟、谭泽闿、谭延闿、叶公绰、何香凝、郭沫若等大家。正是在与各界名人的交往中,大师吴昌硕凝聚起深厚的人文精神,并把它们充分融合进艺术创作中,开创一代艺术风气,推动了海派文化的发展,并将海派艺术推向国际,成为四海敬仰的一代艺术宗师。

    三、呕心沥血,培育桃李精英

    闸北区山西北路吉庆里的一幢普通旧宅,由于艺术大师吴昌硕的入住,又吸引了一批青年人前来拜师求艺。当时京派书画领袖陈师曾来沪拜吴昌硕为师,执弟子礼,他的诗、书、画、印深得吴昌硕精髓。而齐白石对吴昌硕虽未执弟子礼,但十分崇拜吴昌硕,曾效法其金石书画,特别是画风深得吴昌硕影响。齐白石有一首名诗:“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老缶即吴昌硕,从中可见齐白石对吴昌硕的服膺和敬重。1921年,吴昌硕又为齐白石订润格,这是吴昌硕对齐白石艺术之肯定与扶植,从而留下一段书画艺坛的佳话。

    1913年,时年二十岁的梅兰芳初次来沪献艺,年已七十的吴昌硕专程观赏,只觉眼目一新,心情非常舒畅。1920年梅兰芳再度来沪演出,特邀吴昌硕前往观看。吴昌硕极为赞赏。梅兰芳非常谦虚,以后辈自居,提出敬拜吴昌硕为师之心愿,从那时起,这两位伟大的艺术家,就订为忘年之交。此后梅兰芳每次到沪演出,必到昌硕寓舍拜访。梅兰芳本人喜爱绘画,常把自己的作品向老师请教,吴昌硕看到他如此英年好学,也非常乐于指导。吴昌硕建议他广泛学习各家各派名作,借以博采众长,追取更深之造诣。1923年冬,吴昌硕老人听闻梅兰芳又将来沪演出,不胜欣喜,特为其画梅花图一幅,枝枝疏影,传映出老人对弟子的一片厚望。艺术大师潘天寿在其回忆“吴昌硕先生”一文中,写到:“我在二十七岁(1925年)的时候,到沪任教于上海美专。得老友诸闻韻介绍始和昌硕先生认识,那时候,先生的年龄已近八十了,身体虽稍清癯,而精神却很充沛。每日上午大概作画,下午大概休息。先生和易近人,喜谐语;在休息时间中,很喜欢有朋友和他谈天。我与昌硕先生认识以后,以年龄的相差,自然以晚辈自居,态度恭敬,而先生却不以此有所距离,因此谈论诗画,请益亦多。”吴昌硕对潘天寿的画品和勤奋给予很高的评价,曾对其作品题诗:“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希望潘天寿要继承与创新同步,艺术要反映人民之呼声。可见大师对后辈的殷殷真情。当时,勤入缶门的青年艺术精英还有张大千、傅抱石、陈半丁、沙孟海、王个簃、钱君匋、刘海粟、荀慧生等,还有日本的青年艺术家长尾甲、河井仙郎、儿岛虎次郎等。吴昌硕敦品力学、继往开来的艺术指导思想,随着后辈们的传授一代一代相继延续,中华民族的艺术大树,始终根深叶茂、郁郁葱葱。艺术泰斗吴昌硕在其门下精心培育出近三十位大师,成绩卓著,这在世界教育史上也绝无仅有。

    四、身体力行,弘扬国粹,增进国际文化交流

海上画派及海派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一部分。吴昌硕作为海派书画艺术的旗手,德高望重,引领艺坛得到了海内外艺术家的尊重。海外艺术家,特别是日本、韩国友人,纷纷来沪拜访请教,日本艺术家水野疏梅敬闻吴昌硕大名,远渡重洋来沪,在王一亭介绍下与缶翁相识,即师从吴昌硕学习中国画。缶翁有《水野疏梅索诗赋赠》。日本大画家富冈铁斋也专程到访求艺,吴昌硕热情相待,畅心交谊,传授书画之艺。之后,缶翁为其刻印数枚相赠,有“富冈百炼”、“铁斋之印”、“东坡同日生”等名印。1923年日本早稻田大学艺术系创办,吴昌硕以其八十三岁高龄,静居画室数十日,精心创作书画60幅,无偿相赠,将中华民族之艺术精品相传东邻弟子学习,吴昌硕为早稻田大学赠画之举,彰益中华艺术大师心胸之宽,艺德高尚,成为该校教育学生品行和促进中日友好交流之美谈。在大师晚年曾拜访过的日本艺术名家有名可查的,约有内藤湖南、西园寺公望、中村不折、山本竞山、柚木玉郎、滑川澹如、田中庆郎、大谷是谷诸人。日本艺术家田中庆太郎于1912年首刊《昌硕画存》之后,1920年东京文求堂继刊《吴昌硕画谱》。同年,日本长崎首次展览缶翁书画,翌年东京至敬堂出版田口米舫所编《吴昌硕书画谱》。同年,大阪首展吴昌硕书画,高岛屋据此刊行《缶翁墨戏》第一集。1926年大阪再次展览,并继刊《缶翁墨戏》第二集。1928年大阪又一次展览吴昌硕书画,并在刊《缶庐遗墨》。由此,吴昌硕作为中华优秀艺术家代表在日本声誉日隆,缶翁诗、书、画、印“四绝”之艺,在日本临仿研习者随之日广,为缶公制铜像、编年谱、写评传、辑专集,珍惜爱重,俨如国宝。

    当时拜访吴昌硕寓所的还有众多韩国艺术家,其代表为韩国名人闵泳翊(1860-1914),吴昌硕与闵泳翊交谊深厚,曾为其制印241枚。1993年,韩国篆刻学会制专刊《缶翁刻芸楣印集》,以纪念吴昌硕诞辰150周年。不仅在亚洲邻国,远在美国,吴昌硕先生的大名也深受仰慕。当时,波士顿博物馆馆长也上门求墨宝,吴昌硕欣然为该馆挥毫篆书,题辞“与古为徒”,得宝后,该馆制巨匾悬挂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正门,延续至今。

上海吴昌硕纪念馆_调整大小.jpg


    在闸北区山西北路吉庆里的一幢简朴的石库门小楼,正是由于居住了一位承先启后的一代宗师,吴昌硕以其自身的感召力和作品的感染力,以及国际尊重的德高望重之地位,深刻影响了近一个世纪以来的几代艺术家。大师之功绩,小楼的故事需要我们再去整理、研究和发掘,我们要再书及弘扬大师的品行艺道,为中华民族优秀的人文精神而歌功颂德。





吴昌硕闸北区山西北路吉庆里故居.jpg





本文参考:

①中共中央组织部编《全国干部学习读本——艺术中国》;

②潘天寿《回忆吴昌硕先生》;

③王个簃《敦品力学、继往开来》;

④吴长邺《我的父亲吴昌硕》;

⑤朱关田《记吴昌硕与日本友人的交游》;

⑥王琪森《海派书画》。

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执行馆长
吴越

TOP

吴昌硕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GMT+8, 2020-12-4 22:33.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